I lovely live

读《人生》赠高加林


虹霁眼前过,烟雨几曾休

待当艳阳照,枯死无根苗

远行

       窗外依稀能看到树的轮廓,慢慢的晨晖逐渐明朗。一列火车把我从遥远的他乡送归故里,可离目的地越近心中那种莫名的感觉越强烈。

       旁边有位小正太刚刚哭的很厉害,我从他吱唔不清的哽咽中模糊的听到:“人家都起床了,你们怎么还在睡?”哭的好伤心,好像他们今天是进京赶考的日子。我都快笑出来了,可是偷偷一乐的时候,我似乎觉得小正太比我争气多了,至少懂得早起!以后必成大器!这恰恰与我这年复一年只听乡音不改却徒增岁月可人儿成了鲜明对比。

手机翻了好久,今天才发现少了LOFTER,高兴的是我又回来了smile

约定那片海

很喜欢的小房子

守护

路过